珍貴、罕見的博物館、典藏級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俗稱【黑教】時期印章佛牌【藏傳老天鐵】(Thogchags)﹗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俗稱【黑教】:最原始的發源地為西伯利亞,也是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最原始的原有宗教﹗
 世界上各個角落每一個民族的原始、草創時代,抑或目前地球上依然存在的原始、草創民族,都有自己的一套特殊宗教信仰。
 其中,凡是有宗教信仰的原始、草創民族,就有其【造物主】的神話產生。
 根據人類學的研究,原始民族的宗教信仰,常為圖騰崇拜(Totemism),人們相信氏族祖先的生命來源為某種動物、植物,抑或自然現象。
 然而,祖先與自然神祇,例如天地四方等,共同操縱人類的禍福,在先民的意念中,祖先與自然神祇,有時是揉雜不分的一個觀念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俗稱【黑教】:最原始的發源地為西伯利亞,也是藏區最原始的原有宗教,在佛教傳入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之前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在高原上居統治地位,吐蕃普遍信仰當地土生土長的古老宗教─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產生與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極為特殊的地理環境有著密切的關係。
 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文化是本土文化、中國、漢、蒙、印度文化交融而成﹔代表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本土文化則是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文化。
 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的原始宗教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又稱【苯波教】,即俗稱的【黑教】,而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來源,從學術上而言,應該是與【薩滿教】(Shamanism)的信仰有關﹔薩滿(Shaman)是通古斯語的音譯,即【巫】的意思。
 【靈氣薩滿教】(Animistshamanism)是【萬物有靈】的原始宗教信仰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發展的重要地域,是象雄(現在的【阿里】),而岡底斯山則是他們的【聖山】。
 佛教尚未傳入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以前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早已盛行很久。
 根據藏文史料記載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最先是在阿里(古代稱為【象雄】)南部發展起來,然後沿著雅魯藏布江江向東傳播到全藏族地區。
 吐蕃早期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發展歷史進程,起初是自然崇拜的古老宗教活動,相信【萬物有靈】,後來演變為病人、死人和氏族部落的利益,進行祈禱祝福,消災除難,祭祀祖宗等人為宗教,相關宗教活動多是在苯部落內進行。
 根據吐蕃藏文文獻記載顯示,藏地(Tibet)最早的宗教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是在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境內象雄地區,即今天的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阿里境,所發展起來的原始宗教,以崇拜自然對象為主的原始宗教形式,在其漫長的歷史發展、演進過程中,也摻雜了,包括佛教等外來宗教的成份在其中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是一種原始的、自然崇拜的宗教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(黑教)主要以咒術法力聞名,在布帶鞏杰就已經有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存在,是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地方西部象雄地區(Zhang_Zhung唐代譯為羊同,有大羊同、小羊同的分別)發展,並傳播起來的原始崇拜宗教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祖師爺,即教主賢若米保(Gshen_rab_mi_bo),生於大食的倭毛壟仁(Vol_mo_lung_ring),更有部份國外的研究學者傾向於將【大食】做為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發源地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藏語稱【苯曲】(bon chos)、【苯波】(bon po),又簡稱【苯】(bon)。
 據土觀【宗教源流】等藏文典籍文獻資料記載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依照出現 時間的先後,可以分為【篤苯】(brdol bon)、【恰苯】(vkhyr bon),以及【覺苯】(bsgyur bon)等三大派別。
 在吐蕃的歷史發展進程中,宗教的影響,以及宗教的作用,一直留給人們極鮮明的深刻印象。
 根據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史料記載指出,早期的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巫師(sku_bon)進行宗教活動時,當時並沒有寺院廟宇等宗教活動場所,僅僅是以簡單的神壇舉行宗教儀式。
 根據苯文探索,【苯】(bon)這個字原來的意思是指【瓶】的意思,係吐蕃早期巫師(sku_bon)施行法術時,所憑藉、依助的神壇舉行宗教儀式,抑或一種宗教教的使用盛物的器皿,遂稱巫師(sku_bon)為【苯】(bon)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歷史發展過程中,迄今天為止,康區一帶的大多數苯教徒,仍然是隱居山洞之中,僅僅設立一個小小的神壇為道場。
 依據吐蕃文獻,可以看到奴隸主階級如何利用宗教來統治人民的思想意識型態﹔【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】曾多次強調,贊普是天神六兄弟之子,以天神降世,入主人間,這是苯教(bon_po)的思想影響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是吐蕃舊有宗教,是一種汎靈信仰,崇拜萬物、自然物的原始宗教,既相信天神,也相信鬼靈精怪,包括:天、地、高山、湖泊、冰雹、山川、草木、日、月、星宿之神、圖騰崇拜(Totemism)、鬼魂崇拜、祖先崇拜,以及大山巨澤、古樹怪石、風雨、雷電、禽獸等眾多自然物,莫不崇敬、膜拜,而天神則是最高主宰,其子來統御人間,便是贊普﹔因此,稱之為天子(lha_sras)。
 學者將此宗教稱為【靈氣薩滿教】(Animistshamanism)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從原始的自然崇拜,一直發展、進步到原始的巫術時代,站在社會發展史的角度來考察,很明顯的是一大進步。
 另外,古老的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還崇拜【光明】﹔因此,有人也稱早期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為【光明教】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是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地區的古老宗教,有關藏族(Tibetan)起源的許多傳說都淵源於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﹔針對吐蕃人自稱祖先來自【光明】,即【太陽神】,這種傳說和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古老信仰有息息相關的密切關係。
 吐蕃早期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除了對【天神】、【光明】的崇拜外,還有對山川、水、火、樹木,以及動物的崇拜﹔就動物崇拜而言,主要是對獼猴、狗、氂牛等動物的崇拜,如從事農業的崇拜獼猴,從事狩獵的崇拜狗,從事牧業的崇拜氂牛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上述崇拜對象均帶有原始社會的圖騰崇拜性質成份在內。
 天神與天子之間有一個中間媒介,神的代言人,代替神靈說話、打交道的特殊人物巫師,即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巫師(sku_bon)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在吐蕃王朝建立以前,就已經在衛、藏、象雄、勃律等地流行,成為藏族(Tibetan)原始社會的精神支柱﹔但是,進入階級社會之後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遂為統治階級所利用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由祈神禳鬼崇拜自然的原始宗教,逐漸演變成為一種【護國奠基】的社會力量,更進一步演變為階級的宗教。
 縱觀吐蕃王朝二百數十年的歷史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對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的內外施政措施,以及王位更替,均有著舉足輕重的重大影響。
 【西藏王統記】藏文典籍,仲(sgrung)、嫡巫(ldeau)的職務是替人們【占卜】、【祈禱】、【治病】、【驅使鬼神】,祈求【納祥求福】、【祈神乞藥】、【增益吉祥】、【興旺人財】、【卜凶化吉】、【消災息難】,以及為死者安葬、幼者驅鬼,抑或【上觀天相】、【下降地魔】等。
 其中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巫師(sku_bon)這個行當經常被一些大貴族獨佔和把持,逐漸與王室產生矛盾、衝擊,導致王室處心積慮尋找新的思想統治工具來代替,佛教就在這種時空背景下,順利產生出來,成為王室心目中的寵兒,利用這個新引進的宗教與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進行抗爭。
 西元十世紀左右,由於王室統治者偏向佛教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【挫敗】,但是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並未因此就退出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寺廟依然散佈於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高原的各個角落,其所敬畏,以及所膜拜、供奉的山湖鬼神、眾多精靈,迄今仍然被不同地區的藏族(Tibetan)所供奉、朝拜。
 佛教徒把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區分為,【白苯】(bon bkar)、【黑苯】(bon nag),以及【花苯】(bon khr)三個支派。
 賢若米保於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教義系統化、儀式的制度化下了很大的功夫,包括將天界八部等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一切法譯自象雄而弘傳開來﹔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也對賢若米保的種種【靈異聖跡】,加以神格化。
 當時,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社會發展,原始的西藏人(Tibetan)處於社會發展的低級階段,對於大自然單純的依賴,對於高原上的種種粗獷、剽悍的自然現象無法加以理解。
 尤其,針對於日月星辰運轉、風雨雷電的發生、山洪、地震、崖崩、地裂、林火、野獸的侵襲,疾病肆虐等現象,無法理解,都使當時的西藏人(Tibetan)深感驚愕、恐懼、害怕、畏懼。
 因此,為了祈求【趨吉避凶】、【逢凶化吉】,對於上述種種大自然現象,加以崇拜,十分虔誠、忠敬,小心翼翼,不敢有絲毫懈怠,更不敢冒犯,久而久之,這些大自然物被賦予人格、神格,逐漸演變、轉化成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中最基本的神祇。
 當時,一種原始的自然崇拜的宗教_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是松贊干布時期的思想、文化上的統治力量。
 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之法分為九派,包括:因乘四派、果乘五派。
 因乘四派,舉凡【納祥求福】、【禱神乞藥】、【增益吉祥】、【興旺人財】、【息災送病】、【護國奠基】、【指善決疑】、為生者除障、為死者安葬、為幼者驅鬼、【上觀天象】、【下降地魔】等祓禳之事。
 果乘五派以入萬字為無上乘,即,能得樂趣天界之身。
 另外,【土觀。宗派源源晶鑒史】,有一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專章,即第九章,拉薩版Kha頁一至七,書中引桑結喜措【白琉璃】一書說,賢若米保為佛祖化現,於象雄之地欲馴化苯教徒,乃變化為賢若米保,示十二本行,說九乘教法,為生者開天門,為死者斷喪門,度眾生入雍仲之道。
 隨著【藏傳佛教】(The Buddhism of Tibet or Lamaism)在藏區(Tibet)取得統治地位,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的勢力愈來愈弱﹔目前,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北部地區仍有部份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信徒。
 其中,熱拉雍仲林寺為【聖域】、【雪域】、【神域】西藏(Tibet)最大的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古寺。
 珍稀、罕見,博物館典藏級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俗稱【黑教】時期佛牌【藏傳老天鐵】(Thogchags):稀有品項,開門老件,皮殼老沉、古樸、溫潤、完美、精厚、超讚,漂亮,皮殼油潤,工藝精緻、造詣高超,是難得一見精巧細緻唯美的精品,非常罕見珍貴精品,是可遇而不可求,為難得之收藏等級【藏傳老天鐵】(Thogchags)殊勝的加持聖物,細細品嚐,值得蒐藏,值得行家鑑賞、收藏。
 林福來收藏 
 【幸運之神】(Luck God)林福來人在台南縣,電子信箱:fly888933@yahoo.com.tw,格友,如有相關問題,請用手機直接和我聯絡:0958516819﹔0918516819﹔0931819516,【幸運之神】(Luck God)林福來。
 LIN FU LAI BLOGER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fly168-168
 http://fly888933.pixnet.net/blog
 竭誠歡迎網友交換、交流收藏【藏傳老天鐵】(Thogchags)心得,或【藏傳老天鐵】(Thogchags)相關問題探討。
 請尊重圖片,文字智慧財產權,版權所有,勿抄襲,複製,以免觸法。
 文章發表於2009,04,10林福來版權所有,不得擅自轉載。
 欲閱讀更多相關文章,請連結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fly168-168

珍貴、罕見的博物館、典藏級【苯教】(Bon_gsar_ma)或(Bonpa),俗稱【黑教】時期印章佛牌【藏傳老天鐵】(Thogchags)﹗  

創作者介紹

天鐵恆久遠,一塊永流傳

fly8889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